精选章节

第7章不是她?

安暖被打倒在雪地里,嘴角渗出鲜血来。

     “安暖,你别忘记了你只是一个卑贱的清洁工,还坐过牢,你配和斯谨一起拍婚纱照吗?”沈怀柔毫不客气地将围在安暖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,嘴里恶毒地咒骂着。

     安暖抓住机会,从雪地里爬起来,反手就给了沈怀柔结实的一巴掌。

     沈怀柔直接被打倒在地上,捂着脸,难以置信地看着安暖,“贱人,你竟然敢打我。

”      “为什么不敢?你是觉得我不该配合去演戏,应该直接告诉陆斯谨,你是冒牌货,你才甘心是吗?”安暖红着脸,嘶吼道。

     沈怀柔被吼得一愣一愣的,没想到一直被威胁的安暖,居然还有这么霸气的一面。

     同时她心底也更加不安,绝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,至少陆氏里面得有一个人帮自己盯着她才对。

     安暖不知道沈怀柔想了那么多,擦干净嘴角的血渍,在呼啸的寒风中独自远去。

     她脖子上被扯出一道深红的勒痕,却敌不过心里的钝痛。

     某种程度上,沈怀柔其实说的不错,她不过是一个坐过牢的卑贱的清洁工,本就不该奢望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温柔才对。

     在寒风中,她的头发被吹得凌乱无比,整个人也狼狈不堪。

     可她还是忍不住会想,陆斯谨口中的婚纱到底会是什么样的,一定很美吧。

     走了一段路,她才想起来,现在她上班了,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去看望母亲。

     她拿出化妆镜,将脸上的红肿全都遮住,然后嘴角努力挤出一抹笑来。

     买了一些妈妈爱吃的水果,往医院赶去。

     次日,安暖正在员工餐厅吃晚餐,墙上挂着一个电视机,正在播报着娱乐新闻。

     陆斯谨带着沈怀柔现身某顶奢品牌婚纱店,直接买下该店的三套镇店之宝,两人超高的颜值,加上陆斯谨阔绰的手笔,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。

     员工餐厅的一些人也全都表达着羡慕和祝福,唯独安暖吃着手里的馒头,内心百感交集。

     吴经理忽然现身,厉声呵斥,“别吃了,上面反映说你的厕所没有打扫干净,今晚加班,给我重新打扫一遍。

”      闻言,安暖明白应该是沈怀柔的刁难。

     可陆氏清洁工的工资比别的地方都要高,沈家那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卦,她还不能丢了这份工作。

     打扫到晚上8点多,安暖想直接坐公交车回医院去照顾母亲。

     可她的脚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,不由自主地辗转到了电视中陆斯谨和沈怀柔所在的婚纱店。

     看着橱窗里一套套让人向往的梦幻婚纱,安暖情不自禁地伸出被冻得发紫的手,隔着玻璃抚摸着婚纱的裙摆...      婚纱店里,陆斯瑾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,助理将订制的订婚戒指送了过来。

     两人为彼此戴上,沈怀柔一脸娇羞地拥住陆斯谨,幸福地扬起嘴角。

     也是在这个时候,沈怀柔发现了窗外的安暖,下巴微扬,示威地展示着手里的戒指。

     安暖鼻尖一酸,连忙戴好口罩离开。

     “斯谨,以后我们每天都戴着,永远都不摘下来了好吗?”沈怀柔贪婪地看着手上的鸽子蛋戒指,觉得自己陆夫人的位置越来越近了。

     “嗯。

”陆斯谨微微颔首,却不动声色地推开了沈怀柔。

     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总在排斥她的靠近,似乎眼前的怀柔又变得和昨晚不一样了。

     也许是为了应景,店内广播里突然切换了音乐,正是昨天安暖在陆斯谨生日时弹奏的钢琴曲《梦中的婚礼》。

     陆斯谨烦躁的心情在一瞬间得到些许的缓解,沈怀柔的目光却一直集中在手上的鸽子蛋上,像是对这曲子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
     陆斯谨好看的眉梢微微拢起,狐疑地问道,“你没听出来广播里演奏地是什么曲子?”      沈怀柔扬了扬眉毛,诧异地问,“是什么曲子?”      陆斯谨脸色沉了几分,这首曲子怀柔昨天还弹给自己听,难道今天就忘记了?      还是说,弹奏那首曲子的人根本就不是她?   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