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章节

撒娇女人最好命

“傅佳卿出轨了,难道你就没有出轨?还在记者面前冠冕堂皇,那晚明明是言哥抱着你去酒店了,你们在酒店呆了一晚!”

黎楠心里很震惊,她没想到褚师娇会知道这些事,不过她很快就回神了,也明白了一些疑点,“那些照片,你给焦曼宁的?”

如果是,就能明白为什么照片,傅泽元都是背面了。

“是我又怎样?我最看不惯你种女人!”褚师娇也不遮遮掩掩,“手段肮脏!你以为爬上言哥的床,言哥就会喜欢你吗?”

黎楠听她说起这个就气。

那晚她撞见傅佳卿出轨后,一气之下去了酒吧,本想随便找个养眼的帅哥,好巧不巧认出了傅泽元,傅佳卿的表叔。

她借着酒胆扑到傅表叔身上,胡作非为,不过第二天醒来就后悔了,想跟傅表叔撇的一干二净,没想到傅表叔想找她帮忙办事,给她下了连环套。

什么她勾搭傅泽元,傅泽元也不无辜好吗!

“被我戳中了,不敢说话了?”见黎楠抿着唇不说话,褚师娇越发嚣张:“不止你,你那个妹妹也不是个好货色!”

“你妹妹不知道攀上谁,不仅抢我的资源,我的代言,还敢跟我叫板!我是怕惹事被言哥责骂,不然分分钟让你妹妹在娱乐圈混不下去!”

黎楠眼色一寒,松开抓住她的右手,一巴掌迅速甩了过去,“啪”的一巴掌把褚师娇都打懵了。

褚师娇摸了摸发麻的脸颊,睁大眼睛看着黎楠:“你、你打我?”

“因为你欠打。”黎楠面无表情,冷冷道:“你能有傅氏撑腰,是你的本事,但是你不能否认其他人的自身努力。”

“连言哥都不舍得打我,你竟然打我!”不管黎楠说什么,褚师娇被她那一巴掌打的癫狂了,她奋力朝黎楠扑了过去。

黎楠躲闪不及,摔在地上,褚师娇尖叫着,用力拽着她的头发,掐她的脸,黎楠也不甘示弱,两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。

客厅的吵闹自然也引起楼上傅泽元的注意。

他系好浴袍带子匆匆下楼,就看到两个女人在地上打成一团,褚师娇高分贝的尖叫跟喇叭一样,吵闹尖锐。

傅泽元脸色一沉,重重地喊了声:“你们在干什么!

“呜呜,言哥!”见傅泽元出现,褚师娇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,把肿起的半边脸给他看,“这个女人打我了!你都不舍得打我,她竟然打我!”

她眼泪哗啦啦地掉。

傅泽元见她狼狈不堪,半边脸还肿了起来,替她抹去眼泪,看向黎楠。

“黎小姐,解释一下。”

黎楠不卑不吭地站那,缓缓道:“是褚小姐出现不逊,骂了我又骂我妹妹,她先对我动手,我才还击的。”

“你撒谎,我根本没打你!”反正傅泽元没看到,褚师娇咬死不承认,“是你甩我巴掌的,你不要脸!”

“娇娇!”傅泽元呵斥,眼神阴沉,“是不是她说的这样。”

“才不是!”褚师娇跺跺脚,见他身上穿着浴袍,就开始转移话题:“言哥你不是说不喜欢她吗,为什么她会在这?还穿的那么露!”

“褚小姐,麻烦你睁大眼睛看看,谁穿的露了?”黎楠指着身上的背心,“这么厚一件背心,你除了看见我两条胳膊露外面,还露什么了?”

“要说露,我还不如褚小姐你。褚小姐半短袖露着小腹,还穿着热裤,穿九分裤的我跟你比不得。”

褚师娇狠狠瞪了她一眼:“你闭嘴,这没你说话的份!”

“这里是傅总的家,我有没有说话的份,得傅总来说。”黎楠抱胸微笑。

“你!”

“都够了。”傅泽元打断两人的争吵,脸色阴沉如墨。

褚师娇跺跺脚,拉着傅泽元的手摇晃:“言哥,我明明没欺负她,是她打了我一巴掌,你要替我做主。”

“你要真没欺负她,说什么重话,她也不可能打你。”傅泽元没看到过程,但是他知道褚师娇的性子,“这次就算了。”

“言哥哥!”

傅泽元冷厉眼神扫了过去,褚师娇不敢闹腾了,气呼呼地撅着嘴巴。

“她是傅氏员工,过来替我处理事情而已。”傅泽元扫到一片狼藉的门口,“蛋糕是你带来的吧?自己处理干净。”

“我不要!不要!”褚师娇满脸不乐意,“应该让她清理,要不是她开门吓到我的话,蛋糕也不会摔了。”

黎楠嘴角扯了扯。

呵,我还想说你把我给吓到了呢!

“娇娇,同样的话,我不想说第二遍。”傅泽元脸色越发阴沉,“你面壁时间没结束就往我这跑,这账我还没跟你算。”

“知道嘛,我收拾就是了。”褚师娇不敢顶嘴了,委屈巴巴地清理垃圾。

黎楠抚了抚胸口。

天知道她多紧张,知道傅泽元宠褚师娇,怕他替褚师娇教训自己,还好傅泽元没那么盲目地护着褚师娇。

她去厨房打包了饭菜,走时和傅泽元说了声:“傅总,那我明天再过来。”

门口擦地褚师娇瞪了她一眼,“不要你来,让张特助过来!”

她实在讨厌这女人!

“娇娇,不要胡闹。”傅泽元斥责道,又冲黎楠点点头:“路上小心。”

黎楠点点头。

下了阶梯后,黎楠忍不住回头,看到褚师娇跪门口擦着地,委屈地掉眼泪,哭诉傅泽元不疼自己了,然后傅泽元出来了。

傅泽元给她抹去眼泪,让她进去洗手,自己打电话喊清洁工来。

黎楠忽然很羡慕。

她能看得出,傅泽元是真的很宠褚师娇,哪怕褚师娇再闹,也只是口头训斥,见她擦地掉眼泪了,立刻不让她做了。

褚师娇运气是真的好,有傅氏扶持,还有人这般宠着——

隔天一早,黎楠先去公司处理了工作上的事,十点多才来到傅泽元的住处,没想到褚师娇就坐在门口阶梯上玩手机。

她不是明星吗?在这蹲着干嘛,不用赶通告的?

黎楠琢磨着,当做没看见似的从褚师娇身边走过,拿卡刷感应门。

“喂,你哪来的门卡?”褚师娇收起手机站起来,对黎楠横眉冷对:“这门卡除了张特助外,言哥连我都不给,你是不是偷的?”

话里酸酸的。

她几次跟傅泽元央求,想要一张门卡,傅泽元就是不给,偏偏这女人有了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