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章节

第012章 赤

虽然乔以笙和陆闯是单纯的搞过三次的关系,但有必要让欧鸥知情,以免欧鸥后续如果和陆闯发展出什么,她夹在中间,奇奇怪怪的。

她言简意赅地快速告诉欧鸥怎么回事。

欧鸥对于郑洋劈腿许哲这件事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:“怪不得我一直没能帮你抓到他外面有人的证据!他丫的伪装直男伪装得可以啊!连我的火眼金睛都逃过了!”

“不过你选陆闯来睡也是让我没想到。”话锋一转,欧鸥好奇,“怎么就选他了?”

乔以笙擦掉原本的淡色唇彩,拧过欧鸥的口红画了两道,让自己的妆也更贴合现在的环境,回答说:“不是你教我,第一次最好和有经验的男人?郑洋身边的兄弟里,看起来最有经验的应该就是陈老三和陆闯。搁你你选哪个?”

欧鸥微微一愣,而后哈哈大笑,勾住乔以笙的肩:“孺子可教啊乖乖,我以为我平时的话你一句没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早该听你的了。”乔以笙又把衣服的纽扣往下解开两颗,突显自己女性特征上的美。正好她觉得有点热。

欧鸥见状帮乔以笙拨乱她过于规整的头发,以显得撩人些,嘴里同时打探:“那陆闯的功夫,对得他的形象吗?”

乔以笙一开始不吭声,欧鸥以为她还是老样子不好意思讨论类似的话题,准备揭过去。

但听乔以笙微微蹙眉:“挺让我失望的。”

“噢?”欧鸥摸着下巴坏笑,“中看不中用啊原来。”

“可不。”乔以笙轻轻打了个酒嗝,回到最初的问题,“你是不是又对陆闯感兴趣了?”

“哪儿啊,我现在的口味是年轻小鲜肉。”欧鸥呵呵哒,“就是纯粹想气气朱曼莉那货。从前在学校她就没少给你使绊子,我给你出出气。而且她顶着低配版的你的脸发sao,恶心到我了。”

乔以笙脑子有点迟钝地考虑:“可她现在是我的甲方,现在气到她,我们过瘾了,回头她全报复在工作中,更受气的还是我。”

“她算哪门子甲方?真正的甲方是陆闯。我看她今晚勾引陆闯的那股劲儿,肯定是还没睡到陆闯。那我们更得搞破坏了。现在她只是陆闯的下属,就狐假虎威,要真被她爬到陆闯床上去,不得变本加厉?”

越分析,欧鸥越是跃跃欲试:“走了,别给她和陆闯太多独处的时间。刚刚只是餐前开胃小菜,看我不狠狠再治治她。”

乔以笙揉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:“你先去,我上个厕所就来。”

“快点啊,别错过好戏。”欧鸥迫不及待往回走,却见卡座空了。

舞池也没有朱曼莉和陆闯的身影,欧鸥以为朱曼莉趁她们不在快一步勾走了陆闯。

然而朱曼莉很快重新出现,怒气冲冲质问欧鸥:“陆闯人在哪儿?”

-

酒的后劲虽迟但到,乔以笙晕晕乎乎地从厕所出来,猝不及防被人扛上肩。

倒挂的姿势令她的太阳穴跳得愈发厉害,她拼命挣扎,使劲拍打对方的背,统统无济于事。而在夜店这种地方,她的呼喊也无人在意。

从后门离开了人群和嘈杂,对方将她摔进车子后座。

乔以笙骨碌爬起来,就看见陆闯跻身进来,关上车门,如潭水般幽深的双眸危险地眯起,两只手开始解他的皮带:“说说,哪里让你失望了?”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