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章节

第15章真香警告

穆婉儿拉住了萧鉴的袖口,含情脉脉的秋水剪瞳仿佛会说一样,紧紧盯着萧鉴,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:“表哥,那个丫鬟做的事情我是真不知情的,我以为她真的是按照我说的去做,没想到...那个丫鬟这么胆大包天,说出这么不敬主子的话!我和那个丫鬟毕竟有着多年的情分,我在不知她做了这种恶心事去找王妃给她求情。

表哥,这件事是因我而起,是我的不对。

”      穆婉儿说着说着眼泪无声的从脸上滑落,双眼发红一脸委屈的看着萧鉴,“如果我要是知道她干出这种恶事,王妃要她这么样先不说,我定要好好教导她作为一个丫鬟的本分!还请表哥相信我。

”      萧鉴看着她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,用手帕擦了擦穆婉儿脸上的泪花,病弱美人垂泪,眼睛仿佛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潭一样,如果换作平时的萧鉴早就轻信了她的一面之词。

     可是一想到自己因为上天的赐予能听到王妃戚芷薇的心声后,他听到的那个女人关于渣男绿茶的言论满满都是厌恶。

     萧鉴的眼神仔细打量了穆婉儿的脸,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,语气软了几分,认真叮嘱道:“你现在身体不好,没事不要瞎想,好好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”      穆婉儿像是一只做错事情的小狗狗一样低着头认真听着萧鉴的叮嘱,脸上满满都是对这件事的内疚,很小声的开口说:“这件事是我对不住王妃姐姐,如果不是因为我,王妃姐姐也不会被这种刁奴冲撞!我会在第二天跟王妃姐姐赔礼道歉的。

”      萧鉴看着穆婉儿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来了笑容,轻轻的拉住了穆婉儿的小手:“那个丫鬟做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,她敢做出这种事情只能说她已经把自己当主人了,不要再为了一个刁奴而伤心。

还有就是萧云和萧雨从别院回来了,身上衣服太旧了,这两天我吩咐了王府的人让他们挑选布料,多做几身衣服给他们穿。

”      穆婉儿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,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东西一样,小心翼翼地说:“那两个孩子在别院久住,已经到了该学礼仪的时候了,正好青竹老师也在王府,不如就请他来教导他们礼仪知识吧!”      萧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东西,今天被穆婉儿提起才想起来,他点头同意了穆婉儿的想法,“就按照婉儿的想法去办吧,孤没想到的东西,没想到婉儿表妹竟然还记挂着两个孩子。

”      穆婉儿羞涩的低下了头,“他们毕竟是表哥的孩子,作为表妹的我自然要多注意一点。

”      萧鉴点点头,转身离开婉月阁的正屋中。

     穆婉儿看着萧鉴离开的背影,唇角弧度慢慢上扬。

     出了婉月阁已经正值傍晚,劳累了一天的太阳公公终于落下来了,附近的云彩被金色的光芒照耀变成了金黄色。

     萧鉴正准备去碎玉轩看看,快到达碎玉轩时,就听见了下人们的议论纷纷。

     “好香啊!他们在吃什么,我也想吃!呜呜呜,真的快要馋死我了!!”      “确实很香,是大厨房那边出了什么新菜色吗?”      “肯定不是,我有个朋友现在在大厨房当值,最近大厨房都没有什么新菜。

”      “呜呜呜呜呜呜呜,好像吃,快要饿死我了!”      萧鉴看着乱的跟菜市场一样的碎玉轩门口及附近,他挑了挑眉,正有些疑惑之时,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美食香气。

     一旁的白玉看到这个情况,暗自观察了主子的脸色,看着眼前的人群嘴角抽了抽,他大步走上前,大吼道:“你们都围在这里干嘛!手里都没活吗?有活的不赶紧去干杵在这里干嘛?”      王府的人自然知道白玉是王爷的贴身侍卫,听见他的喊声心里明白这是王爷来了,自然也不会说没用的废话,没过一会儿就四散而去了。

     众人的味蕾都被这股香味给搅动,那些下人只能忍耐着品尝不到美食的痛苦前往大厨房干饭,只留下萧鉴白玉主仆两人在碎玉轩门口。

     萧鉴看着碎玉轩有些破旧的大门,不知道想了什么,一脸复杂的推开了碎玉轩大门。

     他刚刚打开大门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就出现到两人的面前,院里欢声笑语,戚芷薇带着两个小团子坐在一个火锅旁边正在吃着菌汤锅。

     热气腾腾的菌汤锅旁边摆着好几个大盘子,每个大盘子上面摆着各种蔬菜和肉,还有一个调制酱料的大碗,三个人的面前都放着蘸料。

     戚芷薇拿着筷子涮这些东西,两个小团子眼巴巴的等着食物开锅大快朵颐。

     萧雨奶声奶气的问道:“娘亲,什么时候可以好呀?雨雨快要饿死了!”      “马上要好了,马上就熟了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要有耐心。

”      “娘亲,我要吃那个肉肉,那个肉肉,对,就是那个!”      就在戚芷薇娘三吃的正开心的时候,萧鉴突然闯了进来,戚芷薇一挑眉毛,语气略微有些不爽的说道:“王爷,你大驾光临我碎玉轩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      她筷子停都没停,继续从锅里捞东西投喂两个小团子,两个小团子有样学样都没有搭理萧鉴,自顾自的吃着菌汤锅。

     萧鉴看着戚芷薇娘三这么对自己,自然是非常不喜的,脸色瞬间变得冰冷无比,语气也异常冰冷:“萧云和萧雨现在已经回了府,过几天宫里就会安排他们上皇家玉蝶,太后过几天也会召见他们,不能再这么多的人面前丢了王府的面子,我会找一个老师好好教导你们礼仪。

”      你们?这个狗男人仿佛脑子有什么大病!学礼仪跟她有个屁的关系!      再说萧云和萧雨才几岁就学这些玩意,以后学死板了怎么办?      他们这个年纪正是应该多玩玩的年纪,不应该学这些东西。

     “本王可没让王妃对本王的到来熟视无睹,王妃在乡下这么多年怕是连礼仪是什么都忘了吧?萧云和萧雨他们可是皇室子弟,自然要对他们严苛一些。

”   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