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章节

第十三章

第13章 逼迫——请长公主撤帘还政,退回后宫!

此话一出,支持姜南微姐弟的大理寺丞赵九明当即站出来驳斥。

“照闻相所言,陛下如今既然已经可以亲理政务,长公主需撤帘离朝,那微臣忍不住要问一句,三公和摄政王,待何时归权于陛下?”

“赵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!”

闻相门生孙炳章站了出来,“摄政王与三公佐政,至幼帝十六岁亲政时还朝,乃是先皇临终前的托孤圣意,这如何能和长公主一介女流垂帘听政混为一谈!”

赵九明乜斜着眼看过来。

“所以按照孙大人的意思,陛下能不能亲政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必须按照先帝旨意,至十六岁才行?所以哪怕陛下真的如闻相国所言,可以承担起帝王的重担,摄政王和三公也要继续辅政,不肯归权于陛下?”

这话就说的有点重了。

表面看,是用先帝的圣旨说事,但实际上,却是砸出了一颗大雷,暗指摄政王和三公贪恋权力,打着辅政的名义,不肯归权于陛下。

若是孙炳章承认了这一点,那就相当于直接将摄政王和三公都钉在了窃国之贼的耻辱柱上!

“本官根本不是这个意思!”

孙炳章气得甩袖,而后双手重新举起玉笏,“十六岁还政陛下,是先皇的旨意,摄政王和三公不过是遵循先皇旧旨,可长公主干政,陛下何曾授意过?!”

赵九明闻言冷笑:“陛下是没有授意长公主垂帘听政,但既然两年前,诸位都已经同意了长公主上朝,如今却又突然毫无理由的要求长公主撤帘,孙大人难道不觉得,尔等这般做派太过随意了些么!”

有句老话说得好,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
当初是他们自己奏请长公主垂帘听政的,如今却又要将人赶走,真是以为自己可以对长公主殿下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吗?

众人一听这话,都不由议论起来。

这般对待堂堂长公主,实在是有些不大妥当,可当初请长公主垂帘,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!

当初先帝病逝,如今的陛下只有十岁。

因为小小年纪没了父皇,小皇帝悲痛至极,一直窝在寝宫不肯出来上朝。

虽然朝政有摄政王和三公辅佐,但该上朝的时候,龙椅之上没有皇帝,未免也太过离谱。

所以久求无果之后,当小皇帝提出,要长公主陪自己上朝,众人虽觉不合礼数,但念在姜南微那时也才十五岁,不过是一个小女孩,所以简单商量了一下,便同意了。

可是这一同意,事儿就坏了。

陪着小皇帝上朝的长公主,可不是一个诸事不明的少女。十五岁的姜南微,和朝臣们论争政务,完全不输半分。

直到那时,众人才意识到,他们请了一个怎样的人垂帘听政,也才明白,当初小皇帝不肯上朝的种种,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。

一个为了逼迫他们,让长公主名正言顺进入朝堂的圈套!

这两年来,他们一直想着让长公主撤帘,可一直没有寻到机会,前段时日,当长公主欲聘驸马,众人顿时觉得时机到了,这才对长公主突然发难。

谁曾想,周祈晟死了,婚事没能成功,但如今这件事已在弦上,却不得不发,于是今日上朝,闻相牵头,便重新将此事提了出来。

被赵九明提起当初之事,众人虽是面上无光,但依旧有人开口。

“先前请长公主垂帘,不过是因为先皇病逝,陛下悲痛之际无法独自上朝,如今时隔两年,陛下已可独挑重担,长公主依旧垂帘不退,到底是何居心!”

“对啊,到底是何居心!”

“昔有则天女帝听政篡位,莫非咱们这位长公主,也想效仿当年的则天女帝不成?!”

“放肆!”

一道童音怒喝出声,与此同时,手边的砚台从九五之位上直直砸下,正落在最后那大放厥词的官员身上,将他干净的朝服染出一片淋淋墨迹。

小皇帝姜南翊气得身子发颤。

“这两年来,长公主一心为朕出谋划策,在朝政之上的真知灼见,除却摄政王之外,你们哪一个能比得上!如今只因她是一介女流,便如此欺负她吗!”

此话一出,众人都有面上都有些赧然。

便是三公之首的丞相闻彦庆,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打从识字起,就被先帝抱在怀中看奏章的长公主手段非常。

若长公主是男儿身,定会不输先皇!

但也正因此,他们才怕。

怕这位长公主心太野,怕她让朝中内乱,怕她让姜国分崩离析。

朝堂之上,一片默然。

小皇帝姜南翊深吸了几口气,好不容易调整好情绪,这才再度开口。

“朕知道你们是好心,可既然你们与长公主都是为了朕,都是为了我姜国,如何不能安然共处?”

皇帝已经发过怒,这时候再让底下的人开口,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,只怕今日不好收场。

但真要让这件事就此揭过,闻彦庆却又有些不甘。

他对长公主本身没有意见,相反,他甚至很欣赏这位有勇有谋的殿下。

可朝堂就是朝堂,自古以来,就没有女子上朝的先例!

先帝既然将幼帝托付给他,那他就有必要,为了先帝的信任,好好替陛下守住江山!

就算眼下会让陛下不悦,但他相信,再过几年,陛下肯定会明白他的苦心。

“陛下这话说的是不错,但先皇临终前嘱托您,凡是还是要多听摄政王与三公的意思,如今既提到了此事,殿下何不问问摄政王和三公的意见?”

姜南翊小小的拳头紧紧攥住,恼怒至极的瞪着闻彦庆。

这家伙是铁了心要让皇姐撤帘,而摄政王,他不管在朝政上还是平日里,都和皇姐不对付,所以肯定不会同意皇姐继续听政。

而御史大夫和太尉,这俩人一文一武,向来中庸,惯会和稀泥。

只要摄政王一开口,御史大夫和太尉定然跟从,那到时候,皇姐就非得离朝不可了!

想到这里,小皇帝姜南翊越发心急。

他忍不住回头,向珠帘后看去,却见自家皇姐神色坦然,好似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姜南翊又是着急,又是疑惑。

而就在这当口,闻彦庆已经看向慕寒渊。

“敢问摄政王,您觉得,长公主殿下,是该继续垂帘,还是应当尽早撤帘回归后宫?”

【今日第一更】

相关文章